华汇人寿靠“存量”度日?新品受限业务停滞,新10年如何重启?

1评论 2022-07-29 18:47:35 来源:A智慧保 作者:智慧君

  新10年应该有新开端,但对于华汇人寿来讲,似乎并没有太大的起色。

  7月27日,公司治理停止正常运转9年之久的华汇人寿,发布2022年第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报告显示,2022年上半年,华汇人寿保险业务收入仅0.03亿元,净利润亏损近0.34亿元。

  但从偿付能力充足率来看,截止到2022年第二季度,其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563.35 %,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572.06%。

  剖析华汇人寿在营收业绩不佳的基础上,仍有较高偿付能力充足率的原因,公司偿付能力报告或揭示一二,报告称,“2022年第二季度,公司仅存一款可售团体定期寿险但无法形成团体保障计划,且公司暂未成功备案新产品、开展新业务,市场竞争力严重不足”。

  显然,在这样的现实下,迈入成立第11个年头的华汇人寿,前路仍未明。

  从华汇人寿2022年第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看,其保险业务收入主要来自于续期签单保费,而新单首年期交签单保费为空缺。

  也就是说,尽管目前华汇人寿有一款团体定期寿险,但未能售出获得保费收入,当下的业务主要靠存量续期保单来支持。

  不仅如此,在业务难以开展的情况下,华汇人寿还面临退保问题。报告显示,2022年第二季度,华汇人寿综合退保率为0.52%,较第一季度提高了0.17个百分点。从产品端来看,退保金额居前三位的产品均是两全险,三款产品2022年上半年合计退保90余万元。

  净现金流方面,截止到2022年第二季度,华汇人寿净现金流为-0.16亿元,第一季度末为-0.2亿元左右。对此,华汇人寿解释称,“净现金流”监管指标上两个会计年度均为负值,形成的原因是由于公司业务发展停滞,部分产品开始进入满期导致的。

  但华汇人寿表示,未来一段时期内公司负债端存量满期给付、退保、理赔等业务支出压力较小,且公司现有资产配置中,流动性较好的资产配置充裕,现金流充足,可以满足公司日常经营及业务支出需求,流动性风险可控。

  且不论资金流动性的压力问题,单就华汇人寿目前的经营现状看,仍然受限很大。众所周知,自2013年华汇人寿年报“停更”后,其整年的发展情况并没有直接地展现在行业面前。但根据监管发布的数据及每年的偿付能力报告推算,可知华汇人寿这些年的经营状况。

  据统计,2012-2021年,华汇人寿保费收入分别为1.47亿元、2.55亿元、4.13亿元、4.01亿元、8.91亿元、2.33亿元、0.2亿元、0.12亿元、0.098亿元、0.07亿元。净利润方面,2016-2021年,分别为-0.71亿元、-0.64亿元、-0.71亿元、-0.58亿元、-0.71亿元、-0.75亿元。

  2017年,华汇人寿的保费突然断崖式下滑,也是这一年,华汇人寿的业务走向近乎停滞。2018年,公司年度保费收入直接掉至亿元以下。

  就目前来看,华汇人寿坦言,目前公司新产品报批、业务规模和机构建设都受到限制,且公司作业机构仅有沈阳本部及6家中心支公司,经营区域较小,对公司业务发展和实现公司战略目标产生巨大的压力。

  作为一家成立11年的险企,华汇人寿缘何落到如此地步?其实,这与股权纠纷有着很大的关系。

  有消息称,华汇人寿背后的实际控制人为“实德系”,而“实德系”正是通过股权代持来实现对华汇人寿的掌控。

  具体来看,沈阳煤业持有的华汇人寿股份实际是为大连瑞德和大连万朋代持;人和投资的20%股权也并未真正出资,而是代“实德系”旗下的新蓝置业持有相关股份。从归属来看,大连瑞德、大连万朋、新蓝置业皆为“实德系”公司。

  恰是这样复杂的股权结构,给华汇人寿埋下了隐忧。就在华汇人寿成立的第二年,2012年9月,大连实德集团与北京元金盛世资本签订《债务重组框架协议》,约定元金盛世及一致行动人以52亿元对价受让华汇人寿和铁岭银行的5家“实德系”公司所持相关股权。

  不过,在2013年3月,华汇人寿股东人和投资提起诉讼,表示元金盛世无权以新蓝置业的名义获取人和投资所持股权,随后,当年5月份,新蓝置业对华汇人寿股东人和投资提起诉讼,双方开始拉锯。自此,华汇人寿一系列的股权纠纷拉开序幕。据华汇人寿公布信息显示,过去其股东之间存在的股权纠纷诉讼案件就有五件,均发生在2013年。

  股权纠纷,引来股东动荡。正因如此,原保监会向华汇人寿下发监管函,要求华汇人寿严格控制业务规模,资金运用范围仅限于银行存款和债券,且不得开展债券回购,同时要求华汇人寿暂缓购置办公楼等大额固定资产。而这项监管函的有效期直至2019年第三季度才结束。

  股权纠纷的动荡不仅让华汇人寿错失了快速发展机会,同时也导致公司董事会、监事会也无法正常运转。同时,从2013年开始,华汇人寿年报披露开始暂缓,公司走上“特殊”的发展之路。

  虽然在2016年3月华汇人寿恢复经营管理委员会运行机制,在董事会闭会期间,全面负责公司经营管理工作。但2017年,原保监会再发监管函,指出华汇人寿在股东股权、“三会一层”运作、关联交易、合规与内控管理等方面存在问题,并责令进行整改。

  不过,从目前看,华汇人寿的整改还未完成。从华汇人寿2022年第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看,华汇人寿主要风险集中在公司治理方面,以及与公司治理相关的战略风险、声誉风险、操作风险。例如,当下华汇人寿存在的主要战略风险有三项,即:

  ○ 部分管理制度尚未经董事会审议通过。

  ○各拟任董事、监事的任职资格尚未取得中国银保监会的批复,因此 未能召开董事会、监事会。

  ○公司《战略发展规划》未经董事会审议通过,存在一定风险。

  站在第二个10年的开端,华汇人寿的现状令人唏嘘。接下来,华汇人寿是想要“躺平”还是寻求“翻身”?

  剖析华汇人寿当下处境来看,其实并不算太差,毕竟在2021年时,公司发布公告称,“股东之间发生的股权归属争议诉讼案件已全部审理完结”,这意味着华汇人寿复杂的股权纠纷案告一段落,了确一桩大事。

  但仍需关注的是,根据2022年第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6家股东持有的股权均处于“异常状态”,或被冻结、或被质押。

  对于后续公司该如何发展,华汇人寿也有相应计划。在偿付能力报告“改进措施”一项中,华汇人寿表示,针对公司治理结构不完善、治理合规风险等问题,下一步将采取相应的措施,具体包含:

  ○ 将加强与监管部门的沟通和汇报,按照监管部门的意见,积极开展公司治理整改工作。待整改工作完成并取得监管部门同意后,按照法律法规、监管政策和《公司章程》规定,组织召开股东大会,选举新一届董事会和监事会成员。

  ○待拟任董事、监事获得任职资格核准后,公司将恢复董事会和监事会运行。

  ○召开董事会会议,选举各专业委员会委员,恢复专业委员会正常运行。

  ○待“三会”恢复正常运行后,依法合规履行相应职责,对涉及公司重大决策、组织架构、战略规划等事项进行审议或批准,同时聘任高级管理人员,不再指定临时负责人,进而全面恢复“三会一层”运行履职,解决公司治理相关问题。

  对于业务经营停滞,无法实现经营目标这一问题,除了整改、与股东沟通协调外,华汇人寿还表示,要全力开拓市场,研发产品、控制风险、弥补亏损,实现公司平稳健康发展。

  或许,随着股权问题的解决,以及未来可能进行的股权变更,华汇人寿将有可能走向重生。

  不过,在此之前,对业务发展至关重要的管理层需要“稳定”。毕竟,从偿付能力报告披露来看,多位高管为“拟任”,且还有人在不断离开,如总裁助理邢文良,精算临时负责人、临时财务负责人、首席投资官梅嘉雨在2022年二季度期间相继离职。

(责任编辑:申雪娇 RF13056)

关键词阅读:华汇人寿 新品受限业务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精彩推荐
5家央企缘何集体启动纽交所退市?!且看监管如何回应…

2022-08-14 07:42:50来源:险企高参

重疾险不好卖了?

2022-08-13 16:10:00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