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委员郑秉文:建议制定商业健康保险药品补充目录,尽快扩容养老金投资管理人

1评论 2021-03-10 11:09:28

  今年两会,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递交多份提案,建议在基本医保目录之外制订一个综合性的《国家商业健康保险药品、诊疗项目与医用耗材补充目录》(下称《补充目录》);建议扩容养老金投资管理人数量等。

  建议制订商保药品补充目录

  郑秉文表示,制订《补充目录》意义深远。

  第一,实现以人民为中心的价值追求。药品和医用耗材带量采购为解决“看病难、看病贵”带来了突破性进展,而《补充目录》针对的主要是创新药品、创新医用耗材与治疗方式,它满足的是消费者在基本医保体系外的医疗需求偏好和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对健康福祉的美好追求,体现的是以人民为中心的执政理念。

  第二,促进多层次医保体系融合发展。基本医保目录内的药品、耗材通过带量采购以最大的价格降幅满足基本社会需求,而创新药品、创新医用耗材则可通过《补充目录》实现商保和社保的融合供给。《补充目录》作为基本医保的备用目录,可缓解基本医保目录扩容的压力,还可与《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基本医保医用耗材目录》有机衔接,实现商保和社保的融合发展。

  第三,实现提高医院收入、满足社会需求、推动医学发展、发展商业保险的“一举多赢”。制订《补充目录》可用足政策,更好地遵循药物经济学的基本原理,调动医院经营积极性,如同很多公立医院设立特需医疗,实现商业保险收入的最大化,同时还能让新药新技术在临床及时应用,提高医院诊疗能力,缩短病程,满足患者需求。将《补充目录》的使用延伸到商业保险经办的大病保险可为不断涌现的创新药品和医用耗材提供更

  广阔的市场,带动民族药业和医疗器械制造业迭代升级,实现可持续发展,同时,有利于鼓励保险公司提供满足客户需求多样化的健康保险产品,创造新的业务增长点。

  郑秉文指出,制订《补充目录》是推动多层次医保体系融合发展的制度创新,还应注意以下七个方面:

  一是要凝聚共识,将《补充目录》作为多层次医保体系融合发展的一个突破口;

  二是由银保监会和医保局联合牵头,先通过课题予以论证,然后与相关社团广泛合作,共同确定《补充目录》的范围;

  三是建立动态调整机制、企业申报和退出机制;

  四是纳入《补充目录》的产品可比照基本医保带量采购方式实行挂网带量采购,医院应按照基本医保目录的同等待遇进行配备和使用;

  五是逐渐实施社保与商保的信息共享,推动实现一站式结算;

  六是对《补充目录》药品与耗材的“进、销、存”、保险企业的赔付情况定期汇总,及时通报;

  七是《补充目录》可在税优健康险、长期医疗险、惠民保、百万医疗险等产品中优先实施。

  建议尽快扩容投资管理人数量

  郑秉文还提交了《关于养老金投资管理人数量扩容的提案》。

  据他介绍,在过去20年里,我国四类养老金逐渐实行市场化投资,规模越来越大,截至2019年底,总资产达5.6万亿元:2001年“全国社保基金”初创时只有200亿元,目前已达2.1万亿元(去重后);2004年企业年金建立时只有493亿元,而今已达1.8万亿元;2016年基本养老保险基金陆续开始市场化投资,规模逐渐扩大,到现在已超过1万亿元;2018年职业年金全面启动投资运营,至今也超过7000亿元。

  郑秉文称,我国养老金投资业绩较好,为应对人口老龄化夯实了财富储备,打下了物质基础,提高了制度的可持续性:全国社保基金2.1万亿资产中有一半来自投资收益,成立至今年化收益达8.14%。企业年金2019年投资收益8.30%,自2007年以来年化收益率7.07%。基本养老基金2019年当年收益8.03%,自2016年末委托投资以来累计创造850.69亿元收益。据悉,职业年金投资业绩也较令人满意。

  “但目前养老金投资存在一个亟需解决的问题,即投资管理人的数量难以满足现实需求,亟需扩容,以便提高养老基金投资管理的经营能力、投资分散度、策略丰富度等。”郑秉文指出,目前,全国社保基金有18家投资管理人,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有22家,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有21家,但绝大部分是重合的,实际上养老金投资管理人只有27家,其中基金公司16家,券商2家,保险公司8家,养老金公司1家。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投资管理人约为400多家,其中基金公司143家,券商138家、保险公司177家,目前27家养老金投资管理人仅占全国潜在投资管理人总量的6%。

  而且,投资集中度偏高。27家投资管理人负责三类养老金(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合二为一)投资管理的61个资格,平均每个投资管理人承担2.3个资格,最高的承担4个,最少的承担1个。综合考量全国社保基金、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和企业年金的受托管理规模,单个投资管理人的管理规模平均已近2000亿元,相当于一家较大型公募基金的整体管理规模。

  “投资管理人两级分化也较为明显。”郑秉文坦言,虽然社保和年金投资管理人的数量只有20余家,但却呈现出明显的两级分化,投资管理人中管理资金规模最大的超过4000亿元,管理规模小的受托规模仅二、三百亿元,甚至更少。

  他表示,全国社保基金曾于2002年、2004年和2010年分三批选聘,企业年金于2005年、2007年分两批公开选聘,至今已十多年,投资管理人未再继续选聘,但基金规模和潜在投资管理人数量早已发生很大变化,投资管理人数量亟待扩容。

  郑秉文分析称,投资管理人数量扩容有利于提高养老金投资业绩,而且未来几年养老基金进入投资体制的规模会越来越大。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投资管理人数量扩容空间也较大。

  为此,郑秉文建议,尽快对投资管理人数量进行扩容,简化投资管理人资质的审批程序,不断完善对现有投资管理人的评估,引入更多的市场决定机制因素,完善准入/退出机制。

【来源:国际金融报 (责任编辑:徐蔚)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