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华诚年报披露逾期或临摘牌 定位科技保险中介战略or噱头?

1评论 2019-07-04 08:17:19 来源:蓝鲸财经 作者:石雨 感谢300643

  近日,新三板挂牌公司广东盛世华诚保险销售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世华诚”,833546),因未能在最后时限及时披露年报,陷入终止挂牌风险,相关负责人也因此遭罚。对于未披露原因,盛世华诚表示不方便透露,而据业内人士分析,或是由业绩未达预期或经营存在问题所致,也不排除是为节省申请程序,坐等摘牌。

  回顾来看,在新三板挂牌近4年的盛世华诚,业绩持续向好,且已实现两度融资,但仍处于“缺钱”状态。此前有接近盛世华诚的人士向媒体透露,定位科技型保险中介公司的盛世华诚,有赴港IPO的打算。对此,业内人士评价称,新三板当下确实难以募资,赴港IPO是较好选择。但对于保险中介公司而言,发展科技空间有限,强调“科技型保险中介”的定位,或只是盛世华诚提高估值,实现募资的噱头,且以盛世华诚的实力,赴港IPO还存在难度。

  盛世华诚2018年报披露数度拖延,若被摘牌或临估值贬值

  具体来看盛世华诚面临的摘牌风险。按照新三板规定,挂牌公司未在规定期限内披露年报且自期满之日起两个月内仍未披露的,股票存在被终止挂牌的风险。年报披露时限为2019年4月30日,而在此后两个月“缓释期”,盛世华诚也未能如期披露年报。基于此,盛世华诚督导券商安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发布风险提示公告。

  对于被终止挂牌的风险,盛世华诚表示正在与相关投资者进行解释沟通,解决投资者投诉。

  回溯来看,早在2019年4月19日,盛世华诚就曾发布关于无法按期披露年报的公告。未能按时披露年报的后果,是盛世华诚股票在5月6日开始,被暂停转让。随后,同样因未能如期披露年报,5月24日,新三板给予盛世华诚以及法人李志虎公开谴责的纪律处分,并计入诚信档案;对其信披负责人出具警示函。

  目前,6月30日已过,盛世华诚依然未能披露年报,即将面临摘牌风险。“新三板挂牌企业无法按期披露年报,可能是存在业绩问题,如2018年业绩未达预期,也可能是合规问题,如经营过程中出现问题,导致年报无法通过审核”,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蓝鲸保险分析称,“不披露年报必然会被要求摘牌退市”。

  “年报迟迟未能披露的原因很多,根源在于内控机制出现问题”,经济学家宋清辉向蓝鲸保险指出,“摘牌后的风险在于股权流动性下降,或出现贬值现象”。

  盛世华诚2018年全年经营数据难以考据,那么此前其经营业绩如何?成立于2005年的盛世华诚,在2015年9月登陆新三板,是广东省首家在新三板挂牌的保险中介机构,定位战略为结合科技保险与传统保险,打造B2B销售平台产品,主营车险代理业务,主要合作险企包括人保财险、平安财险、太保产险等。

  从挂牌以来披露数据来看,盛世华诚整体表现积极,营业收入除在2015年出现同比下滑外,其余年份均实现持续上行,且增速渐快,2016年、2017年增速分别达到61.71%、167.25%,在2017年实现1.56亿元营业收入。

  2018年上半年,盛世华诚营业收入略有缩减,同比下滑5.63%,达到6430.51万元,对此,盛世华诚解释称,为增强营业能力,施行战略调整业务结构所致,虽然营收出现下滑,但盈利能力有所提升。

  具体来看,盛世华诚的盈利能力在挂牌以来持续提升,2015年至2017年净利润增幅分别为293.83%、55.82%、49.18%,2017年,盛世华诚实现净利润347.26万元,同年,扣非净利润实现332.23万元,翻逾5倍。2018年上半年,盛世华诚净利润达到309.77万元,同比增长81.16%,扣非净利润也有57.38%的增幅,达到245.65万元。

  “虽然半年业绩数据不错,但不排除是全年整体业绩未达预期导致的年报不能及时披露”,沈萌分析称。

  “还有一种情况,是企业利用规则漏洞,以不披露年报的方式坐等摘牌”,某新三板研究员向蓝鲸保险分析称,“与主动摘牌相比,被动摘牌省去了申请流程,尽管被罚,但对于摘牌后的企业来说,实际影响不大”。

  挂牌近4年完成2度募资,业内:与新三板渠道关联度不大

  回溯来看,盛世华诚在新三板挂牌的时间已近4年。“企业选择在新三板挂牌,主要是为了融资,或者为进一步在主板上市做准备”,一位保险业内人士向蓝鲸保险分析道,从盛世华诚挂牌以来的动作来看,融资意图明显。“由于融资渠道有限,初期盛世华诚所需资金主要依靠经营积累,需开拓融资渠道解决发展资金不足的问题”,盛世华诚坦言道。

  从挂牌初期的动作来看,盛世华诚确实存在明显资金需求。2015年因子公司筹备开业初期需提前支付的费用支出,向两股东借款10万元;3个月后,盛世华诚又斥资175万元对广州盛益保保险销售有限公司100%股权进行收购。2016年,盛世华诚曾明确表示,要在下半年铺设50个营业网点,对接1000个服务网点,在此期间,盛世华诚也指出,仅依靠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入,难以满足发展需求。

  基于此,2016年7月,盛世华诚进行首次股票非公开发行,发行不超过860万股股票,定价1.23元/股,募集资金不超过1057.8万元,主要用于盛世华诚补充流动资金,以拓宽产品市场、增强对营销人员培训等,新发股票由李志武等11位自然人股东认购。

  2017年5月,盛世华诚再度进行股票发行,发行价格定为3-4元/股,发行数量不超过2000万股,募资主要用于投资设立保险公司,并补充流动资金。但该方案并未实施认购,设立保险公司的事项也未有下文。

  随后,在经历过一次股价发行方案提出又取消的过程后,2018年6月,盛世华诚再度推进股票发行方案,表示募资为开拓保险代理业务、汽车后市场,共计发行1500万股,股价定价4元/股,由广州盛诺杰投资管理合伙企业等3家企业分别认购,其中两家股东随后与李志武等股东形成一致行动人,新增股份在2018年11月挂牌并公开转让。

  对于曾在新三板实现两次募资的盛世华诚而言,“被摘牌后,想再进行挂牌,就有难度了,品牌会受到一定的影响”,保险业内人士张明明向蓝鲸保险提醒称。

  “事实上,当前新三板只有极少数的头部公司能够完成融资,而实现融资的企业,也主要是因为自身实力能够融到资。且部分融资来自于“自己人”,如盛世华诚,与新三板这一渠道关系不大”,对于被摘牌后盛世华诚是否会折损一条融资渠道,上述新三板研究员分析道。

  资金待补充,定位科技保险中介或是募资“噱头”

  尽管已实现融资,但从盛世华诚的各项公告内容来看,其目前所持资金仍难满足其发展“野心”。此前,有接近盛世华诚的人士向媒体透露,盛世华诚的战略规划是要转型为科技型保险销售公司,基于科技打造B2B销售平台产品。而此规划难点在于科技投入较大,需要更多平台实现融资,赴港上市是其进一步的选择。

  “保险中介公司不同于保险公司,‘科技’对其而言,或只是一个提高估值的噱头”,在沈萌看来,盛世华诚推进成为科技型保险公司的想法,并不现实,“科技应该是降低成本、扩张业务的工具,为了科技而融资烧钱的说法不合实际,从当前实践来看,不少企业以科技投入的名义提高估值,但并没有实际结果”。

  蓝鲸保险向盛世华诚就赴港IPO的事项进行确认,其表示,因盛世华诚还未正式摘牌,不方便进行回应。但对于盛世华诚赴港IPO的可能性,上述新三板研究员强调道,盛世华诚当前规模较小,登陆港股存在一定难度。

  事实上,去年以来,在新三板摘牌并赴港IPO的保险机构不在少数,2018年5月,盛世大联保险代理股份有限公司即谋求在港上市,并对内资股进行停牌。

  “早期对于保险中介公司注册资本的要求较低,总资产有限的背景下,盈利能力也有局限性,资本往往对其兴趣缺缺,而自然人股东与小型企业能够实现的募资金额也有限,因此新三板挂牌公司,实际上很难实现有效融资”,保险业内人士王立刚向蓝鲸保险分析称。

  “新三板目前基本已经失去融资功能”,沈萌直言道,“而且保险中介并不属于资本密集型行业,募资并不能解决保险中介行业当前存在的经营问题,即便是赴港IPO,对于保险中介公司的业绩发展并不能产生实质影响,反而会让股东有更多套现机会”。

  整体来看,挂牌近4年来,实现两度融资的盛世华诚,业绩表现整体积极,但意欲打造科技型保险中介公司而需要进一步融资的盛世华诚,新三板挂牌之路,或将暂时画上句号。

关键词阅读:盛世 披露年报 华诚 保险中介机构 人保财险

责任编辑:李丽梦 RF13188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