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人寿的底色:值多少钱,谁能接?

1评论 2019-06-14 07:14:17 来源:今日保 300494还有几个涨停板?

  历时12载余,中国信达终要告别保险市场。继2016年出售巨亏的信达财险后,又将出售巨亏后的幸福人寿股权。

  发端于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诞生于“综合金融集团”谋略下的幸福人寿,从成立至今,并不幸福:多年经营难言乐观。2018年更是被称为行业“最惨”的公司,巨亏68亿元。

  相对吸睛力十足的巨亏、股权转让、信达先后两让保险公司控股权,《今日保》更为关注的是幸福人寿今日结局之因果,进而关注谁是接盘侠?国企回归主业、房企与互联网企业或主动或被动的谨慎斟酌,谁又有能力拯救泥沼中的“幸福人寿”?

  放眼2019年,注定是个公司治理、股权腾挪的大年份,原因各异罢了。违规清退、经营落寞不一。只不过,一片中小险企的悲鸣中,还有多少企业有意愿、有实力接盘一家保险公司?“爆雷”的幸福人寿是个很好的观察样本。

  01

  挥别“幸福”:财寿双出

  6月11日,中国信达在香港联合交易所发布公告称:

  拟出清所持全部幸福人寿股份,共计51.66亿股。中国信贷目前为幸福人寿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50.995%。

  卖多少钱?

  挂牌底价不低于幸福人寿的资产评估备案结果,评估基准日为2019年3月31日,全部转让股份面向同一竞买人或联合竞买团一次性转让。本次股权转让尚需取得股东大会的同意和监管部门的批准。

  转让的原因:

  落实有关监管精神,优化整合子公司平台资源。

  字里行间,转让幸福人寿成为中国信达围绕“突出主业”做出的战略选择。回溯信达财险、幸福人寿的诞生背景,生也战略、退也战略。

  2007年,以“处置不良贷款”为初衷的四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AMC)纷纷谋划商业化转型,综合金融集团几乎成为其一致的选择:通过重组、新设、战略投资等各种方式,集聚金融牌照。

  期间,中国信达相继成立幸福人寿、信达财险,成为四大AMC中在保险领域布局最深者。

  遗憾的是,纵然扩张迅速,但其商业化转型收效甚微,不少金融子公司经营困难,甚至拖累主业发展。

  加之经济下行压力的增加,金融业不良资产有所抬头,不良资产处置的压力逐渐增加。2018年初市场放出消息:高层曾经指导AMC处理好主业与副业的关系,要求主业鲜明,副业有所选择。

  2019年初始,四大AMC先后强调回归不良资产主业。中国信达也明确提出:新的一年公司经营工作重点要紧紧围绕“大不良”业务来开展,通过加速周转,推动业务经营向集约型转变。

  如此逻辑似乎很好的解释了先后抛售信达财险、幸福人寿股权的逻辑。事实上,中国信达2016年出售信达财险控股权时,该公司7年累计亏损约9亿元。

  2016年,前五大险种尽墨,全部承保亏损。约30亿元的保费,承保亏损近4亿元,当年净利润亏损2.3亿元。

  这一次出售幸福人寿股权,异曲同工。

  02

  “幸福”的不幸:投资承保皆失灵

  除了回归主业的原因之外,作为一家上市公司,中国信达也有剥离收益欠佳的子公司的意愿。这家名为“幸福”的险企,曾是其业绩“不幸”的根源。

  信达2018年年报显示,其实现净利润120.4亿元,同比下滑33.6%。其中主要原因是,控股子公司幸福人寿产生了较大的归属于本公司股东的应占亏损。

  这一年,幸福人寿净亏损额高达68.28亿元,为行业“亏损王”。拖累中国信达当年股东权益回报率ROE仅为8.32%,较2017年下降了5.5个百分点。

  成立于2007年的幸福人寿,是AMC系的首家保险企业。公开资料显示,幸福人寿注册资本101.3亿元,在90家人身险公司中排名第13位。与雄厚资本金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排名屡屡倒数的业绩。

  成立的最初8年间,幸福人寿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09-2014年间分别亏损:2.5亿元、4.5亿元、7.4亿元、7.9亿元、7.5亿元、3.9亿元,合计33.6亿元。

  后续得益于保险资金投资渠道的放行,相当部分的中小寿险公司走上了资产驱动负债的发展模式。幸福人寿终在2015年迎来首度盈利,净利润3.35亿元。

  遗憾的是,好光景昙花一现。伴随监管政策的调整,万能险迎来当头一棒,中小险企的资产驱动负债模式渐到终点。

  2018年,人身险行业深度调整以及资本市场的动荡中,幸福人寿遭遇急转直下,投资、承保“双轮”无一奏效,几乎创下中国保险公司的亏损记录,成为年度最惨保险公司。

  2018年年报显示,该公司的投资收益仅有13.12亿元,对比2017年的50.5亿元,同比下降达74%。幸福人寿相关负责人把巨亏业绩原因归于“2018年的权益市场下跌,公司权益投资大规模损失导致”。

  随后,有媒体披露,监管就现金流风险、投资端风险等问题约谈了幸福人寿。同年底,幸福人寿以5.2%利率发债30亿元。

  还是这一年,幸福人寿保险主业也是难看至极,保费收入仅为91.7亿元,相较上年度缩水超一半。而该公司代表万能险的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却翻了近三倍,与整个行业“回归保障”逆道而行,这当是另一种无奈。

  此外,幸福人寿还面临着退保增加的窘境。2018年,其退保金支出为90.7亿元。仅2018年6月末,幸福人寿退保率就高达21.14%,远远超过同行水平。

  过度依赖银保,也是幸福人寿面临的主要问题。年报显示,幸福人寿2018 年度原保险保费收入居前 5 位的保险产品中,有4款主要销售渠道为银保渠道。

  业绩不断承压的同时,幸福人寿的管理层依然处于缺位中。2019年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总裁职位仍为空缺,距上次信达出身的总裁万鹏离职已经一年有余,一直由信达出身的董事长刘明兼任临时负责人。

  03

  “幸福”的底色:值多少钱?

  虽然问题种种,但并非一无是处。

  第一个卖点,中国信达的公告中给出了解释,这是一家全国性的中型寿险公司。

  成立十多年来,幸福人寿不断完善治理架构,形成以寿险、健康险意外险为主的产品体系,建立起个险、银保、团险等多元化销售渠道,搭建了覆盖全国的营销网络,积累了一定的有效客户,成为了具备基本的寿险运营支持和客户服务能力的中型寿险公司。

  目前,幸福人寿净资产为58.30亿元、2018年总资产近700亿元。持股14%的三胞集团位居第二大股东,由于债务危机,所持的幸福人寿股权显示为冻结、质押状态。另三胞集团高管也曾表示,未来不排除出售可能。

  另一个卖点,实现了全国性布局。幸福人寿目前在全国设有22家省级分公司,开设各级分支机构244家。

  此外,背靠信达乃至建行,幸福人寿在过去的经营中也积累了一定的业务资源和银行合作关系。

  值得书写的还有,幸福人寿还全国是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开展了“以房养老”业务的保险公司。虽然业务开展有限,但是树立了一定的口碑。

  熟知人身险经营者可知:寿险公司的经营是个严谨、慢热的过程,强调的是内涵价值,比拼的是保费结构、产品久期,是风控、两核技术、渠道基础、续期能力、精算研发、IT实力等保险底蕴,这一点恰是相当部分中小公司欠缺的。尤其是资产负债崛起的公司,更是欠债严重。

  回到一个最根本的问题:一度炙手可热的保险牌照,且又是一张全国性的寿险公司价值几何?

  似乎没有答案,从几亿元到几十亿元,甚至百亿元均有。可以确定的是,前几年保险牌照有着水涨船高的价格走势。

  那位身陷囹圄的前保险监管主官在位期间,坊间一度传言一纸寿险牌照价格可达百亿元。

  2015年,资产驱动负债模式的顶峰,当年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7647亿元。2014年,这一数字为3917亿元。随后逐年攀高,直至2017年后的风云变向。

  2015年发生几起数额巨大的保险公司牌照交易,先是恒大集团40亿收购中新大东方(行情600327,诊股)(后更名为恒大人寿)50%股权,以此评估牌照价格80亿元。如果加上随后的增资等,恒大累计投入可达百亿元之巨。

  反观,被收购的中新大东方(600327)人寿成立于2006年,注册资本10亿元,是地方国资和外资险企合资成立,经营多年难见起色,市场表现为既无规模也无利润。经营近十年亏损依旧,2014年尚还亏损4800万元。有数据统计的2009年至2014年间的累计亏损额超过3亿元;保费规模方面,2014年仅有11.5亿元,市场份额相对于国内近2万亿元的寿险市场可以忽略不计,分支机构亦寥寥无几。

  同年,中天金融(行情000540,诊股)通过旗下子公司贵阳金控以20亿元收购中融人寿20%股权。随后的多次增持,中天金融持有中融人寿股权近40%。待价而沽的保险牌照,中天金融付出的价格是可以想象的。仅以20亿元持股20%股权计算,这张牌照价格达到100亿元。

  2017年,中天金融一纸公告:计划以不超过310亿元的价格,收购华夏人寿21%-25%的股权。此后上演收购拉锯战,各色新闻频出。以310亿元对应的21%-25%的股权计算,华夏人寿价值1200亿元以上。

  2019年初,福佳集团以190亿拿下和谐健康险。这也是一家典型的资产驱动负债型保险公司,更为极端罢了。

  另一极具参考价值的为:2016年中国信达以42.2亿元出售信达财险41%的股权。十年信达财险营业收入33亿元,总资产63亿元,注册资本金30亿元。

  如今幸福人寿注册资本金101亿元,总资产678亿元,营业收入105亿元,在对应50.995%的股权,价值几何?

  即便以全部实缴的101亿元的注册资本金计算,对应的数字也在51亿元。如果计算溢价?

  

  

  谁来接盘?

  不得不承认,2016年是个卖牌照的好光景。

  彼时恰逢资产驱动负债模式顶峰,险资扬名资本市场时,多位大佬的梦想就是拥有一块保险牌照,尤其是寿险。

  时过境迁,宏观经济的走势、金融监管政策的调整,加之在国资回归本源、专注主业的背景下,还有多少有此实力的接盘者?

  事实上,要一下子拿出数十亿自有资金,且符合监管要求的企业并不多。但不排除符合条件的企业组成一个联合体,以这种抱团的形式去接受。但心态错综的各方能否成功组合利益共同体?接盘之后的话语权归属,也是一个问题。

  这并非幸福人寿一家面临的境况。放眼2019年,尤其是近两年成立的新公司 ,注定是个公司治理、股权腾挪的大年份。

关键词阅读:人寿 久期 信达 财险 2019年

责任编辑:李丽梦 RF13188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精彩推荐
买保险怎样“如实告知”?谨防六大误区 记住一大原则

2019-11-19 07:57:16来源:国际金融报

光大永明人寿个险部总经理王戈:好的队伍不用人多

2011-05-26 07:26:07来源:证券日报

北京银保监局:谨慎办理保单贷款 警惕“高收益”骗局

2019-11-19 07:48:00来源:金融界网站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