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节看保险】增加森林保险品种提高森林保险金额

1评论 2019-04-29 08:48:01 来源:中国保险报网 赶紧加自选!这票可能要成妖

  □冯文丽 孟凡盛

  近期,山西、北京、四川、黑龙江、陕西等地连续发生森林火灾,其威力和毁灭性不仅让财产遭受损失,甚至还威胁到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如何让森林的风险管理工作更进一步?森林保险再次进入人们视野。

  历史与现状

  自1984年起,我国开始了森林保险的试点工作。但由于森林保险“三高三低”(高风险、高费率、高赔付和低保障、低覆盖、低收入)的特征,我国森林保险发展一直不理想,尤其在本世纪初几乎陷入停办。1984-2007年,中国人保每年平均承保的林木只有1300万亩,仅占我国森林面积的0.5%。

  2003年,福建、江西等省开展的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凸显分散林业风险的迫切需求和困难,重新激发了政府探索森林保险的积极性。2008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全面推进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积极推进林木采伐管理、公益林补偿、林权抵押和政策性森林保险等配套改革。2009年,我国在江西、湖南、福建3个省开展中央财政森林保险保费补贴试点工作;2010年新增浙江、辽宁和云南3个省;2011年新增广东、四川、广西3省区;2012年试点范围逐步扩大到17个省( 区、市);到2015年,保费补贴范围已覆盖全国24个省区市、4个计划单列市和3个森工企业,共计31个实施地区和单位。目前,我国森林保险参保类型包括公益林和商品林,2017年两者的参保面积占比分别为80%和20%。

  我国森林保险的参保主体主要有国有林场、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园、林农、林业合作社、林业企业和家庭林场等。2017年,国有农场、自然保护区和森林公园的参保面积占比为10.28%;林农、家庭林场参保面积占比为22.49%;林业企业和林业合作社参保面积占比为13.98%;林业局代理的投保面积占比为53.24%。我国森林保险的承保主体有29家保险机构,承保面积排在前5位的分别为人保财险、中华财险、国寿财险、中航安盟和太平洋产险。

  2017年,我国森林保险保费达32.35亿元,其中公益林保费为24.35亿元,占比75.27%;商品林保费8亿元,占比24.73%。保费的90%由各级财政承担,中央、省、市县三级财政的保费补贴金额分别为15.08亿元、9.58亿元和4.41亿元,占比分别为46.63%、29.61%和13.64%。

  存在的问题

  自2009年以来,我国森林保险在中央财政保费补贴政策的大力支持下有了长足发展,但是由于发展时间较短,还存在很多问题需要进一步解决。

  森林保险产品单一。我国地域广袤,森林植物种类繁多,不同区域、树种、树龄的森林资源风险大小也存在差异,理论上来讲应该设计多样化的森林保险产品来满足不同的保障需求。但目前,除了浙江等少数地区外,大多数地区的森林保险品种仅划分为商品林和公益林,险种大多为森林火灾险和综合险,保险责任以自然灾害为主,森林保险产品种类单一,难以满足不同森林经营主体的需求,也挫伤了保险公司经营森林保险的积极性。

  保障水平较低且单一。目前,除北京、贵州等地区外,多数地区森林保险的保险金额多为每亩400-600元,保障水平远低于每亩实际价值,甚至不及每亩1000元左右的再植成本。另外,公益林大多是全省统一保额,在26个开展商品林保险的单位中,有19个实行统一保额,只有7个单位对商品林保额进行了细分。

  费率厘定不合理且较低。我国不同区域森林资源面临的风险种类和风险程度各不相同,理应结合灾害类型、发生频率、地理特征和气候变化等因素,设置差异化的保险费率。但目前我国森林保险的费率还以行政区域划分为主,执行“一省一费率”,未能综合考虑各种风险因素,同时费率水平也偏低,全国森林保险的费率集中在1‰-4‰之间,限制了保险公司经营森林保险的积极性。

  保费补贴制度不合理。我国森林保险保费的补贴由中央、省、市、县四级财政承担,全国基本上实行统一的补贴比例。以占保费补贴比例80%的公益林保险为例,中央财政对大兴安岭林业集团公司补贴90%,对全国其他地区和单位均补贴50%。这种全国“一刀切”式的保费补贴比例没有考虑不同省份风险水平和灾害损失程度的差异,容易造成灾频灾重的地区保费补贴不足。

  承保理赔难度较大。2008年我国开始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后,林农成为林业经营的主体,林权相较之前更为分散。保险机构对商品林投保信息采集难度较大,成本较高,效果不佳。承保信息不全将引发后续理赔信息确认、理赔时效性不足等衍生问题。同时,森林保险还存在查勘定损技术不强、大灾理赔时效性较差、查勘定损标准缺乏和查勘定损纠纷较多等一系列问题。

  优化的对策

  增加森林保险品种。以满足不同地区林农对本地特有树种和特有灾害的保险需求为出发点,尝试设计以火灾险或病虫害险为主险,其他灾害险为附加险的险种,丰富森林保险的品种类型。例如,2017年攀枝花市开展杧果价格指数保险试点;云南省开展单株古茶树保险试点;海南开展商业性景观绿化林木保险;内蒙古开展经济林产量保险试点,等等。

  提高森林保险金额。按照不同树种、树龄设计保险金额,改变目前全省单一保额的粗放局面,提高保险金额,逐步从“保成本”向“保价值”转变。例如,内蒙古对乔木林和灌木林分别设计900元/亩和600元/亩的保额;青海省为枸杞经济林和林木种苗分别设计1000元/亩和8000元/亩的保额;海南省根据林木价值不同,保额定为600-1200元/亩,等等。

  科学厘定森林保险费率。经办保险机构应逐年积累森林保险承保理赔数据,依托中保信全国农业保险平台建立森林保险数据库,加强森林保险相关数据的分析,借鉴美国、日本、芬兰、瑞典等国家森林保险的经验,按照森林资源的风险程度将全国森林划分为若干个区,实行级差费率。

  优化森林保险保费补贴制度。针对目前我国森林保险保费补贴“全国一刀切”的特征,建议:第一,加大中央财政对商品林的补贴力度。目前,公益林各级财政补贴占总保费的比例为95.24%,北京等18个地区的各级财政已承担了公益林全部的保费。相比而言,商品林各级财政补贴保费比例为73.55%,其中中央财政保费补贴比例为30%,保费补贴比例较低。鉴于商品林具有较大的生态价值,建议中央财政应加大对商品林的补贴比例。第二,有针对性地加大重点国有林区、中西部经济落后地区、林业大省(市县)的中央财政保费补贴支持力度。第三,逐步降低或取消县级财政的保费补贴份额。

  提高承保理赔科技化水平。保险机构可以在森林保险承保理赔过程中,综合利用3S 技术(RS 卫星遥感、GIS 地理信息、GPS 全球定位)、物联网技术、气象监测技术和无人机技术等,提高承保理赔的效率和精准性,降低承保理赔的成本,提高承保理赔服务质量,减少承保理赔纠纷。

  (作者单位:河北经贸大学)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