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障舌尖上的安全食责险推广难 难在哪里?

1评论 2019-04-10 07:35:00 来源:金融时报 赶紧加自选!这票可能要成妖

  策划人语:

  近年来,保险作为风险防控和参与社会问题治理的重要手段之一,无论是对食品行业的安全问题进行经济补偿和风险预防,还是给化工企业筑起人身伤害、财产损失以及环境破坏的保护屏障,保险对于人民生产生活方方面面的保障水平正在显著提高。安全问题事关重大,社会各界对于重要及高危行业实行强制性责任保险的呼声也越发高涨,保险业如何在该领域实现深度发展?本期《保险周刊》特别策划一组报道,敬请关注。

  食品安全问题关乎民众生命健康,也是社会和谐稳定和国家安全的基本保障。“民以食为天,食品安全是天大的事。”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近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指出,“必须坚决守住安全底线,确保食品安全,维护人民健康。对那些造成严重食品安全事件后果的企业责任人,要从重处罚,罚到他们倾家荡产!”

  数据资料

  保险是风险防控和参与社会问题治理的重要手段之一,参与承担食品生产经营风险和经济补偿以保障消费者权益,是保险公司责无旁贷的使命。推动食品安全责任保险(以下简称“食责险”)的发展是完善我国食品安全体系的重要一环。

  数据资料

  食责险使多方获益

  近年来,随着三聚氰胺、苏丹红、瘦肉精、地沟油等引发的食品安全问题不断被曝光,民众对食品安全的隐忧加剧,食责险成为消除这种隐忧的有效途径。当一家企业投保了食责险,如果消费者食用了该企业的食物导致疾病,其看病费用在由该家企业垫付后,保险公司会按条款向企业进行赔偿。赔偿限额根据企业投保需求确定,费率一般根据保障额度、营业规模、业务类型、场所数量等因素综合确定。

  在我国,食责险采取了法律鼓励、行政引导、商业保险公司自主经营的发展模式。2015年,我国颁布了“史上最严”的《食品安全法》,为食品安全的从严管理奠定了法律基础。新版《食品安全法》第四十三条中规定,“国家鼓励食品生产经营企业参加食品安全责任保险”。同年,国务院原食品安全办、原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原保监会联合下发的《关于开展食品安全责任保险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中明确指出了开展食责险试点工作的基本原则,即坚持政府引导、政策支持,坚持市场运作、公平竞争,坚持先行先试、分步推广。

  食责险的推广是一条实现多方共赢之路。食责险有利于企业避免重大经营危机甚至破产危机,实现持续稳健经营;有利于消费者及时有效地获得伤害赔偿,切实保护消费者权益。还可以减轻政府压力,避免企业出事后由“纳税人埋单”,减少政府参与责任风险事故善后的时间、人力和财力,使政府实现职能转变,提高行政效能。

  而食责险更大的作用则体现在参与社会管理。通过食责险的理赔可以积累大量数据,对数据进行分析可以找出防范食品安全事故发生的风险点,以此优化食品行业安全管理水平,规避风险,防患于未然。

  供给需求均显不足

  尽管发展食责险的理由充分,但落地过程中依然受到很大阻碍。银保监会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责任险保额为866.14万亿元,同比增长244.04%,但食责险的整体投保率却偏低。目前食责险在上海、浙江、福建等多省市进行试点推行,但投保率不足10%,远低于50%以上的国际投保率,且大多是因出口需要。

  据记者了解,目前市场上的食责险主要承保对象为餐饮、配送类企业,对食品加工生产业尤其是食品农业承保相对较少。保障范围也局限于对第三者造成的损失赔偿,而对食品召回费用等鲜有涉及,很难满足大型食品企业的需求,且主要起到赔付功能,尚未有效介入食品行业的风险管理领域,发挥风控功能。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表示,责任险的发展需要与完善的法律体系以及对不合规、不合法行为的惩罚有机结合,二者缺一不可。

  食责险发展缓慢的原因也是如此。我国尚未建立涵盖所有食品类别和食品链各环节的法律体系,发生食品安全责任事故时没有有效的法律依据进行追责。即使追责,现有法律对食品生产企业的违法处罚金额偏低,部分由政府先行对事故进行人员救治及财务救助的情况,导致企业抱有侥幸心理,降低了投保意愿。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太平洋保险集团战略研究中心副主任周燕芳认为,一方面由于激烈的市场竞争,食品企业为压缩成本倾向于选择不购买保险。特别是很多流动性食品小作坊,发生食品安全事故的概率较大,但逐利驱使下他们通常选择放弃投保食责险,导致市场有效需求不足。另一方面,由于食品安全责任险在定价、风险管理、理赔等环节存在较高技术要求,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保险公司的供给热情。

  强制投保可为解决方案

  由于我国食责险的供给和需求均显不足,近年来“强制投保”呼声越来越高。

  从国际经验来看,对于食责险的强制性效果主要通过两种模式实现,一种是以德国为代表的强制投保,由政府立法规定食品生产企业必须在货品上市前投保食责险。另一种是以美国为代表的自愿投保模式,但由于美国法律对食品安全责任的规定十分严格,一旦出现食品质量问题,无论生产商有无过错,均需承担严重的法律责任,所以在事实上形成了类似强制保险的效果。

  由此可见,解决食品安全问题,或是有实际存在的强制投保形式,或是有强大的法律体系进行约束,而在我国法律体系不健全的情况下,推行强制食责险不失为一种解决方案。今年两会期间,周燕芳呼吁加大食责险的强制力度,建议在我国推行强制食责险,将上述规定中的“鼓励投保”改为“应当投保”。她提出食责险仿效交强险的做法,餐饮与食品消费企业须从保险公司取得强制食责险凭证,才可办理许可和年检手续,否则不得进行食品经营。具体而言,针对不同风险特征对象按不同条款强制投保。可先从食品销售与餐饮服务企业开始强制投保试点,也可在婴幼儿食品、牛奶及基本食品的范围内进行优先试点。

  在推动强制实施方面,上海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已经有所作为。该局提出,高风险食品生产经营企业应当根据防范食品安全风险的需要,主动投保食品安全责任保险。对应当投保而未投保的企业名单予以公告,责令限期投保。虽未明确强制投保,但要求已具有一定强制性质。

  无论如何,严格的法律体系是推行强制性食责险绕不开的基础。有了更细致的法律准绳,强制食责险发展有望提速,前进方向也变得更加明确。

关键词阅读:难在哪里?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