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北大医院是否非法行医 当事双方昨法庭激辩(图)

2009年11月06日 06:39 来源: 北京青年报 【字体:

  相关链接

  北大医院被诉案二审:家属请求认定非法行医

  北大在校生非法行医治死教授?

  北大医院被告非法行医案二审将择日宣判

  学生无证行医致北大教授死亡案在北京高院二审

  学生无证行医致教授死亡续:北大医院称报道失实

  北大医院称未非法行医 央视:报道基于法院判据(组图)

  北大第一医院非法行医 北大医学教授离奇死亡(组图)

  三大交锋

  三大焦点引激烈交锋

  交锋一:是否存在非法行医

  昨天,本案涉及的医生于峥嵘以北大医院代理人的身份出庭,但除了和身旁律师私语几句,整个庭审一言不发。对于被指“暴力抢救”,于峥嵘表示,他在抢救过程中,“院内外共十几二十名专家、主任级别的医生在场”,而对于死者病历中没有上级医师的审查签字问题,他认为“我们在医学操作的层面上是完全合法的,只是在记录上没做到周全”。

  于峥嵘等人是否非法行医成为交锋的核心。王建国方代理律师卓小勤认为,北大医院为熊卓为实施诊疗服务的“医师”包括于峥嵘、段鸿洲、肖建涛,这三名“医师”中于峥嵘仅取得了执业医师资格,但没有经过医师执业注册,未取得《医师执业证书》,段鸿洲和肖建涛则既未取得执业资格,又没有经医师执业注册,也未取得《医师执业证书》。上述事实已被市卫生监督所认定为非法行医,但未在一审判决中予以认定。

  记者看到,在王建国出具的复函中,认定于峥嵘、段鸿洲和肖建涛为熊卓为实施诊疗行为属非法行医,并写明“市卫生监督所就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的违法行为下达了《卫生监督意见书》”。对此,北大医院代理律师表示,“并不清楚医院是否收到意见书。”并且强调于峥嵘并不存在非法行医,“他为熊卓为治疗时任医院骨科总住院医师,于2005年6、7月间参加并通过医师资格证考试,2005年12月获发证书,2006年5月获得《执业医师证》。”

  交锋二:是否进行医疗鉴定

  北大医院一审庭审中提出过进行医疗事故技术鉴定的申请,昨天律师又一次向法院提出了同样申请,认为一审未进行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存在程序违法。

  王建国方则认为,于峥嵘和段鸿洲的行为已构成非法行医,据相关规定,非法行医造成患者人身损害不属于医疗事故,触犯刑律的当依法追责。并且根据《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暂行办法》,非法行医造成患者身体健康损害的,医学会不予受理医疗事故技术鉴定。

  交锋三:是否死于不及时溶栓

  于峥嵘作为第一作者发表在《中国脊柱脊髓杂志》上一篇论文,成为王建国方提交的新证据。卓小勤认为这篇名为《脊柱手术后静脉血栓栓塞的风险与预防》的文章提到:“2005年8月-2006年7月我科由同一组术者施行脊柱手术的患者共156例,根据术后抗凝剂应用与否分组,说明被答辩人医院的医师对脊柱手术发生深静脉血栓和肺栓塞的风险是‘知道或者应当知道’的,而且也知道并掌握相应的检查和诊断技术。”

  卓小勤认为,于峥嵘等医师在长达10个多小时里,未对熊卓为进行血栓检查和诊断,错过了早期溶栓和防止严重肺栓塞发生的时机。他还提出,“熊卓为治疗及死亡时间,正好处于该论文中被选取病例的时间段,有理由怀疑熊卓为是被放在不进行溶栓治疗的一组内的实验品,未及时溶栓也是熊卓为死亡的重要因素。”

  北大医院代理律师则认为,一篇论文并不等于一个科研题目,所谓“实验”一说更是对于峥嵘等人的攻击。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推荐阅读
10大新奇昂贵人体保险单
海归夫妇为保姆投保意外险
股海拾贝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