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北大第一医院非法行医 北大医学教授离奇死亡(组图)

2009年11月04日 07:11 来源: CCTV经济半小时 【字体:

  相关链接

  学生无证行医致北大教授死亡案在北京高院二审

  学生无证行医致教授死亡续:北大医院称报道失实

  北大医院称未非法行医 央视:报道基于法院判据

  王建国发现,北大医院试图摆脱责任的这张血栓化验单,在时间上根本不成立。

  王建国:“因为我的太太是1月31号凌晨取的血栓,它的化验单是1月29号。”

  在被修改的面目全非的病例中,王建国他们发现了很多前后矛盾的疑点,比如,死者的死亡时间竟然有三个。临时医嘱单上记录, 1月31号的上午3点30分,尸体处理一次,显示病人已经死亡,但是在死亡志里边记录的则是上午4点50分,抢救无效呼吸心跳停止,而在证明熊卓为死亡的心电图上,心跳呼吸停止的时间则是6点53分。

  王建国:“这叫什么事,这都是奇闻了,这么好的医院,你怎么会高出这种事来。”

  没有行医资格的学生给病人看病,病人死亡后,修改病例,这样的情况发生三级甲等医院,听起来确实像奇闻。

  王建国认为,这些没有行医资格的学生缺少从医经验,在许多环节上处置不当,人为事故层出不穷,院方为了隐瞒真相,不得不事后修改病例。

  比如说熊卓为是一位高血凝患者,手术过程中容易引发血栓,术后需要服用抗凝药物加以预防,但王建国发现,北大第一医院的学生医生们并没有给熊桌为采取任何抗凝措施。

  北大教授熊卓为丈夫王建国:“(手术后)两天内,我的太太这个脚就开始胀,这个底脚就开始疼,如果按照现在看,她实际上当时已经在发生血凝,她是栓在(神)静脉血栓了,已经在,已经在脚上了,但是当时我们问这个医生,他说这个那个伤口神经痛。”

  王建国回忆,做完手术后的第三天,熊卓为腿部肿胀的厉害。

  王建国:“他们不仅仅没有给她检测,还给她吃大量的大止痛药,这个止痛药可以掩盖,掩盖这个血栓疼痛的这个表征,栓了还不知道疼。”

  手术后的第五天,熊卓为开始呼吸困难,当天不得不吸氧六小时。

  王建国:“后来才知道,这时候已经血栓已经很严重了,它说不一定已经跑到肺里边这些地方来了,因为她呼吸不畅,那肺肯定受到影响,但他们还是没采取措施。”

  2008年年底,律师的一个偶然发现,让王建国发现了妻子死亡背后这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北大医院麻醉科主任公开发表了一篇文章,分析忽略抗凝导致死亡的严重性,作者引用的这起死亡事故的主人公,碰巧就是熊卓为。

<<上一页12345678910下一页>>

推荐阅读
10大新奇昂贵人体保险单
海归夫妇为保姆投保意外险
股海拾贝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