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郴州火车相撞:火车票意外险与商业意外险赔偿不同

2009年06月29日 15:56 来源: 金融界网站 【字体:

  三、铁路责任赔偿与保险责任赔偿的关系

  旅客在购买车票时,就与铁路运输企业即形成铁路旅客运输合同法律关系,同时,根据《铁路旅客意外伤害强制保险条例》第六条规定,旅客之保险费,包括于票价之内,一律按基本票价百分之二收费。从这一规定可以看出,旅客在购买车票时,票款法定分为两部分,其中98%是承运人收取旅客的运输费、2%是旅客投保强制人身意外伤害的保险费,旅客无须另签订保险合同,保险合同法律关系自动成立,保险责任自动产生。

  旅客购买车票这一行为,根据法理分析,实际形成两种合同法律关系即铁路旅客运输合同法律关系和人身保险合同法律关系,铁路旅客运输合同不以其他合同的存在为前提而能够独立存在,人身保险合同法律关系不能独立存在,而是以铁路旅客运输合同的存在为前提,它依附于铁路旅客运输合同法律关系,铁路旅客运输合同是主合同,而人身保险合同是从合同,这两种法律关系系主合同与从合同关系。因此,旅客或其法定继承人享有两个合同的民事权利,当旅客发生意外人身伤害时,旅客或其法定继承人根据人身保险合同享有得到保险赔偿的权利,即从权利,同时,铁路运输企业对旅客受到意外伤害负有责任的,旅客或其法定继承人不但有权获得人身保险赔偿金,还有权根据铁路旅客运输合同法律关系向铁路承运人提出赔偿请求,即主权利,因此,旅客意外伤害存在着两种赔偿合同法律关系,同时也就享有两种民事权利,请求赔偿权利是双重的,这两种权利不是选择关系,而是同时享有,按各自的赔偿范围分别计算。

  原、被告系铁路旅客运输合同法律关系,铁路运输企业有义务保证旅客的人身安全。1995年11月21日,原、被告双方就原告所受人身伤害,依据《铁路旅客意外伤害强制保险条例》签订的“旅客意外伤害事故最终处理协议书”,明确说明是按《铁路旅客意外伤害强制保险条例》的规定,支付给原告的医疗费3500元,该款是原告以保险合同为基础,在保险期限、保险范围内得到的3500元医疗费,属保险责任赔偿。原、被告双方签订的旅客伤害事故最终处理协议书是对保险责任赔偿的处理完毕。不能因原告得到保险赔偿后免除被告的赔偿责任,被告应赔偿原告因人身伤害住院而减少的误工收入等,原告所受伤害虽不是因铁路运营事故造成的,也不是因为不可抗力和原告自身的原因造成的,但,被告对第三人所致原告伤害有先予赔偿的义务,铁路运输企业赔付后,有权向有责任的第三者追偿。

  由于铁路运输企业,把铁路旅客强制保险的保险费同运输收入混在一起,使赔偿款项支出不清,在处理旅客人身伤害事故中,许多人存在着认识误区,将铁路责任赔偿与保险责任赔偿混为一谈,因此,不管什么事故,都按《铁路旅客意外伤害强制保险条例》的规定进行赔偿,往往只给付旅客或其法定继承人保险责任赔偿,不给付铁路损害责任赔偿或者只给付部分保险金,显然将旅客伤亡的赔偿统统按人身保险赔偿处理是不合理的,这些都是因为未能正确认识两种赔偿责任的法律关系所致。

  根据1994年8月13日国务院做出《铁路旅客运输损害赔偿规定》第六条,“铁路运输企业依照本规定给付赔偿金,不影响旅客按照国家有关铁路旅客意外伤害强制保险规定获取保险金。”可见,旅客伤害赔偿分为铁路损害责任赔偿和人身保险责任赔偿两种赔偿法律关系,旅客依据人身保险合同法律关系得到保险赔偿后,不能免除铁路运输企业的赔偿责任,铁路运输企业应承担旅客人身伤害的赔偿责任。两种赔偿分别按各种赔偿的范围进行限额赔偿。

  四、因第三人责任造成的旅客伤害赔偿

  对由于第三人原因所致的旅客伤害,旅客所受伤害虽不是因铁路运营事故造成的,也不是因为不可抗力和旅客自身原因造成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铁路运输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的规定,由于第三人造成旅客伤害的,铁路运输企业对第三人所致旅客伤害有先予赔偿的义务,铁路运输企业赔付后,有权向有责任的第三者追偿。因此,由于第三人原因造成旅客伤害的,旅客或其法定继承人除根据人身保险合同得到保险赔偿外,同时,旅客可以向第三人请求,人身损害赔偿,也可以选择向铁路运输企业要求责任赔偿,铁路运输企业不得拒赔,铁路运输企业赔偿后有权在赔偿额内向有责任的第三者追偿。

  五、旅客伤害赔偿与精神损害赔偿

  在铁路旅客伤害的赔偿纠纷案件中,有些旅客或其法定继承人提出旅客人身伤亡损害赔偿的同时,向铁路运输企业提出索要精神损害赔偿的诉讼请求,人民法院是否应当支持旅客或其法定继承人的诉讼请求?2001年2月26日最高人民法院通过的《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对正确审理民事侵权案件,确定精神损害赔偿责任有关问题作了解释。笔者认为,无论旅客伤害赔偿,还是精神损害赔偿其实质都是债的表现形式,伤害引起的精神损害赔偿,是以侵权行为人主观上故意以非法手段侵害受害人的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为前提,该债的发生是按照法律的直接规定为根据,而铁路旅客伤害赔偿是按照铁路运输合同为根据发生的债,铁路运输企业在履行铁路运输合同时,因违反法定安全义务,未能保障旅客的旅行安全,由于过错造成旅客伤害,属于铁路运输企业违约,并非铁路运输企业故意以非法手段侵害受旅客的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精神损害赔偿属于侵权之债,而旅客伤害赔偿属于合同之债。因此,在铁路旅客运输中,旅客伤害赔偿不适用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的规定。

  综上,笔者认为,铁路旅客伤害的赔偿法律关系存在两种法律关系即铁路旅客运输合同法律关系和人身保险合同法律关系,依据铁路旅客运输合同法律关系,铁路旅客伤害的铁路责任赔偿限额为人民币40000元;依据人身保险合同法律关系,人身保险责任赔偿的医疗津贴限额为20000元、死亡或者残废保险金限额为20000元,所以,铁路旅客人身伤害的赔偿数额理论最大限额为80000元。一些人不能从理论上认清铁路旅客人身伤害的两种赔偿法律关系,是导致排除旅客或其法定继承人索赔权利的原因。(作者:锦州铁路运输法院张立明)

<<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